新闻中心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
白瓜子
2020-07-16

    味甘,平、寒,无毒。主令人悦泽,好颜色,益气不饥。久服轻身耐老。主除烦满不乐,久服寒中。可用面脂,令面悦泽。一名水芝,一名白爪(侧绞切)子。生嵩高平泽。

    冬唐本注云∶《经》云冬瓜仁也,八月采之。以下为冬瓜仁说,非谓冬瓜别名。据《经》及下条瓜蒂,并生嵩高平泽,此即一物,但以甘字似白字,后人误以为白也。若其不是甘瓜,何因一名白瓜?此即甘瓜不惑。且朱书论白瓜之效,墨书说冬瓜之功,功异条同,陶为深误。

    按《广雅》∶冬瓜一名地芝,与甘瓜全别,墨书宜附冬瓜科下。瓜蒂与甘瓜共条。《别录》云∶甘瓜子,主腹内结聚,破溃脓血,最为肠胃脾内壅要药。本草以为冬瓜,但用蒂,不云俗人或用冬瓜子也。又按本草云∶瓜子或云甘瓜子,今此本误作白字,当改从甘也。今按∶此即冬瓜子也。唐注称是甘瓜子。谓甘字似白字,后人误以为白。

    且《本经》云∶主令人悦泽。《别录》云∶可作面脂,令人悦泽。

    仁,不见用甘瓜子,按此即是冬瓜子明矣。故陶于后条注中云∶取核水洗,燥乃檑取仁用之。且此物与甘瓜全别。其甘瓜有青、白二种,子色皆黄,主疗与白瓜经霜亦有白衣,其中子白,白瓜子之号,因斯而得。况陶居以《别录》白冬瓜附于白瓜子之下,白瓜子更不加注,足明一物而不能显辨尔。《别录》瓜字,侧绞切,今以读作瓜字。唐注谬误,都不可凭。臣禹锡等谨按蜀本注∶苏云是甘瓜子也。《图经》云∶别有胡瓜,黄赤,无味。今据此两说,俱不可凭矣。《本经》云∶冬瓜仁也。苏注者。且甘瓜自有青、白二种,只合云白甘瓜也。今据《本经》云∶白瓜子即冬瓜仁无疑也。按∶冬瓜虽色青,而其中子甚白,谓如白瓜子者,犹如虫部有白龙骨焉,人但看骨之白而不知龙之色也。若以甘瓜子为之,则甘瓜青、白二种,其子并黄色,冬瓜仁,信苏注为妄,《图经》难凭矣!孟诜云∶取冬瓜仁七升,以绢袋盛之,投三沸汤中,须臾出曝干,如此三度止。又,与清苦酒渍,经一宿,曝干为末悦,明目,延年不老。又,取子三、五升,退去皮,捣为丸。空腹服三十丸,令人白净如玉。日华子云∶冬瓜仁,去皮肤风剥,黑 ,润肌肤。

    图经曰∶白瓜子,即冬瓜仁也。生嵩高平泽,今处处有之,皆园圃所莳。其实生苗蔓下,大者如斗而更长,皮浓而有毛,初生正青绿,经霜则白如涂粉。其中肉及子亦白,故谓之白瓜仁入药须霜后合取,置之经年,破出核洗,燥乃擂取仁用之。亦堪单作服饵。又有末作汤饮,又作面药,并令人颜色光泽。宗懔《荆楚岁时记》云∶七月采瓜犀,以为面脂。犀,瓣也。瓤亦堪作澡豆。其肉主三消渴疾,解积热,利大小肠,压丹石毒。《广雅》一名地芝是也。皮可作丸服,亦入面脂中,功用与上等。

    外台秘要∶补肝散∶治男子五劳七伤,明目。白瓜子七升,绢袋盛,绞沸汤中,三遍讫,以酢五升,渍一宿,曝干,捣下筛,酒服方寸匕,日三,久服瘥。孙真人∶治多年损伤不瘥。

衍义曰∶白瓜子实,冬瓜仁也,服食中亦稀用。


maps.jpg

微信图片_20191115144841.jpg

联系人:孙念玲

手机:132-0678-6777

微信:13904886796

电话:0469-2684558

传真:0468-5428917

邮箱:ceo@bqbgz.cn

地址: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镇连丰村白瓜子加工基地5排18号库